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投票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音乐人·苦孩子·闷骚男——杨嘉松

2011-11-25 8:37:48 阅读7154 评论7 252011/11 Nov25

我开始听他的时候,他还叫杨嘉淞,现在,他改回了原名,他是杨嘉松。

2005年初春,在张楚QQ群里相识的一群人,彼此做着简单却用心的交流,早已忘记是谁,推荐给大家听杨嘉淞,于是我就这样,与这个声音,认识了。

作为一个基本不听女歌手唱歌儿的男性声音控患者,我对异性嗓音的挑剔和别扭审美是十分要命的。初识杨嘉松,他的嗓音并没有撼动我怪异的、只有被戳中审美怪点才会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起来的听觉神经——因为他的声线里缺少大气、宽广、沙哑、破锣等辨识度很高的特点,但《秋天2002》是一首让人无法遮眼闭耳远远对峙的歌曲。冯唐这样评价张爱玲:你可以不爱读,但是挑不出任何短处。同样,有些歌曲,你可以不爱听,但无法否认它的完美,《秋天2002》正是如此。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这首歌儿里的童声是万晓利的女儿万畅,我守着网络笑看别人为大乔小乔的组合形式是否模仿了十年前的杨嘉松而口沫飞溅,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我在那么一天里,和这么个声音认识了。

一 音乐人杨嘉松

直到最近,在一些需要大众获得“这人名头真是不小”之感的娱乐节目介绍当中,杨嘉松还是时不时地被作为“幕后英雄”来提,他为田震创作的《靠近我》、《爱不后悔》、《玫瑰泪》等歌曲曾红遍大江南北。而我刚一接触到杨嘉松这个名字时,他的身份就是歌手,这么多年来,我便一直把他当作一个歌手,那些什么内地顶级音乐制作人、歌坛天后御用音乐制作人、天王级音乐制作人之类的名头,我都不喜欢,而且觉得听起来有种拧巴的虚浮感。

听到《秋天2002》时是怎样的欣喜,我已经忘记了,但我忘不了2005年夏日复

作者  | 2011-11-25 8:37:48 | 阅读(7154) |评论(7) | 阅读全文>>

懵懂少年虽已老,醉人歌声却正酣

2010-9-10 13:29:44 阅读6618 评论12 102010/09 Sept10

“这的花儿,开在粪土之上,像草一样,像草一样,这的新鲜的空气,新鲜的土地,还有一些新鲜的花儿,开着。”

——苏阳

苏阳太不大众了,我不知怎样介绍他才算合适,惯常的文本总是编年体式的,让人机械而并无触感。与其开篇便讲“苏阳是宁夏最早的著名吉他手,十多年来一直努力的做着真实属于自己的音乐”云云,大约不如用苏阳介绍自己的那句话来得平实亲切,他总是这样介绍自己——来自宁夏,有老婆孩子。

10月2日-10月4日晚,左小祖咒、苏阳、林晓培在上海有个金桥音乐力量演出,每人占一个晚上,免费,左小祖咒当下被追捧得紧,却着实不是我喜欢得上的,尽管韩寒那厮在博客上也一力帮他宣传,至于林晓培,除了很久之前的那张《SHE KNOWS》专辑,我也再不记得别的。

我只愿意说苏阳。

知道苏阳,是在06年10月21日中关村第三极北京创意市集活动演出上,那天下着小雨,简易的露天舞台随便搭着。音乐响起,苏阳一张口,我不禁有些被吸引,当他唱到“月亮嘛出来呀想厨娘呀,厨娘啊不爱呀吊儿郎,人人都唱着个哀怨的曲呀,我独悲伤呀为口粮”,身边的路人都停了下来,远远近近地站着,有学生模样的,有民工模样的,还有文艺青年打扮的……人们的目光里有好奇,有新鲜,有茫然,有兴奋,那个情景深深地被记录在我的脑海里,至今挥之不去。

苏阳那种完全从西北的土地里长出来的高亢而不尖利、朴实而不流俗的音乐,是那天下午我最大的几乎也是唯一的惊喜,在那之后,我知道,有一个男人叫苏阳,有一个乐队叫苏阳乐队,挺不错的。

苏阳好酒。2000年的时候苏阳在北京呆过半

作者  | 2010-9-10 13:29:44 | 阅读(6618)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只两首歌,也可以抵得过一座城市的冰冷

2010-8-28 7:26:09 阅读6437 评论10 282010/08 Aug28

昨晚身体不适,异常难受,正躺在床上生不如死地翻滚着,忽然看到手机屏上一闪一闪的,来电名是个很久没见的天涯人,平日里我们极少会电联,偶有在地铁里遇见的情况,哪怕当时彼此都惊讶得要跳起来,显出尤为怀念过去常聊的岁月的样子,可过后也极少联络。我疑惑地接了,喂了好几声,却没听到那边搭腔儿,心想这大概是他碰错了按键打进来的,刚要挂掉,却觉得哪里不对,再仔细一听,是张楚《姐姐》的前奏,恍然大悟:他在工体,摇滚怒放演唱会的现场。

就这样不声不响,他拨过电话来,让我听张楚的唱。

我认认真真听着张楚唱的每一个字,尽管这首歌儿我昨天刚在KTV里唱过,尽管那MV里他年轻的身影还那么清晰可见,尽管我在06年到09年期间数次看过张楚的现场,数次见到活生生的张楚且距他不到1米,尽管我前几天刚和别人说过,他身形干瘪得让我难过而且唱歌儿越发散漫以后我可以不听不看了,有很多东西都该适时地学会知足……可就在刚刚,他在数十公里之外的声音直直地钻进我的耳朵,我仍然无法拒绝。

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歌声传过来,我的眼泪就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滑出来,掉进耳朵里。

我躺在床上握着手机听完了《姐姐》和《蚂蚁蚂蚁》,然后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对方:谢谢!

平日里我无数次地说过这两个字,求人帮忙,托人办事,外出问路,甚至到饭馆点菜,我都会和来给我上菜的服务员说,谢谢。

每次我说完这两个字,我都觉得我已经表达过我该表达的内容,我不再欠对方一份尊重,我也很快会为自己已传递完我想传递的信息而释然,至于对方领情不领情,觉得我是客套还是真意,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作者  | 2010-8-28 7:26:09 | 阅读(6437) |评论(10) | 阅读全文>>

人山人海一一拥抱黄耀明演唱会后记

2010-6-17 3:03:07 阅读7117 评论8 172010/06 June17

直到演唱会即将结束,旁边的喜妞突然问我,你看下票面,我在黑暗中掏出票来,喜妞说:“我明白了”,我说“我也明白了”,对,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这场6.16在世纪剧院举行的是人山人海一一拥抱黄耀明演唱会,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人山人海——拥抱黄耀明演唱会。前者是两个一二三四的一,后者是破折号。

也就是说,我本以为,这是一场黄耀明的个人演唱会,人山人海至多只是个嘉宾的位置,反正你们都已经演过两场了对不对。在世纪剧院这一场的宣传角度上,主办方一直在让明哥做主打,变相大大加强了观众对明哥唱满这场演唱会的不现实期待,这场演唱会除了音响不好,基本上都好,但我却承受不了原以为是明哥个唱实则是个大拼盘的现实,这导致我在现场颓了好久好久,尤其是一边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其他人唱歌一边在微博上用明哥和黄耀明两个关键词搜索浏览,自己的失望加上别人的失望一混杂,几次眼泪都要下来。

令人感到惊喜的是最后明哥居然唱了《禁色》,全场疯掉,我前后左右的人都站了起来,那架势我看得腿抖,总觉得我前面的喜妞会在一拥之下折到楼下去,后来我也计较不起,干脆坐在那不动,反正挡得那么厉害,即使站起来也必然嘛都看不到。

关于开演时间,出票的票面上写的是7点半,网站同城活动上通知的是8点,有不少观众是到了现场才知道演出推迟了半小时,结果正式开场的时间是8点半,后面的观众一直在齐声大叫退票退票退票,有人在高声狂骂主办方傻逼。期间有个女孩子在喊,明哥我爱你,我等着你。大家大笑,氛围一下子好转起来,似乎每个人都在想,没关系,我爱你,所以等你,然而演出并没有在耐心中开始,我们迎来的下一段令人焦躁的等待和按耐不住的暴躁。

作者  | 2010-6-17 3:03:07 | 阅读(7117)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来,怎样的人生都是人生

2010-6-13 15:56:53 阅读6466 评论13 132010/06 June13

我是小城镇里长大的孩子,尽管我出生在天津,尽管我小时候和长大后要接连不断地回到天津去探望我情愿或者不情愿看到的各种七大姑八大姨二大爷三舅舅,尽管小时候我在水上公园玩到腻的时候我身边的小朋友还不知道什么是激流勇进,尽管我小时候吃了很多天津的美味早点,尽管我妈妈姐妹三人都嫁给了天津人,举家亲眷都在天津,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我是在小城镇长大的小土鳖的事实。

我妈三十一岁嫁给我爸跟他回天津结婚见父母时第一次吃香蕉,第一次坐扶梯,上山下乡没有返城从而没有让我妈成为小芳的我爸把我妈惯得连自己买火车票出门打理一切都打怵。

08年我妈来北京看我时,我住在雍和宫地铁2号线B口出来直走3分钟就到家的藏经馆,我带她去雍和宫,她问远吗,我说不远,于是我妈跟着我绕着雍和宫的墙走了二十分钟就急了,说我骗她,分明很远。我忘了,步行二十分钟在我家那意味着可以穿越五分之一个城镇的长度。

19岁上大学时第一次跨入黄河以南的地界儿,我望着教室的窗户不敢告诉同学我不会开窗,南方的窗户和北方不一样。我们辅导员问我,你们内蒙人是不是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于是那个生于1969却仍然文雅而又精神得如同一位在校生、北师大毕业经常给我们讲述他21年前的经历的辅导员一下子在我眼里失去了大学老师神一般的位置。

大学在校期间我第一次坐电梯,第一次见四星级宾馆,第一次学会上网,第一次吃石榴龙眼芒果……2006年我24岁,春天来京,之后我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见到半地下室和地下室,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进酒吧,第一次看话剧,第一次看秦腔,第一次看大型演唱会,第一次见签售会上的骚动,而之前的这些,都是在电视里。

作者  | 2010-6-13 15:56:53 | 阅读(646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就这样轻易地又有人离去,而我们不能重复同一种悲伤

2010-5-20 8:47:12 阅读7348 评论11 202010/05 May20

5月19日中午11:00,声音碎片乐队的前鼓手王赣,因胸腺癌在四川乐山去世,年仅36岁。这让我立即想起了声音碎片《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之中的语句:

在时代华美的盛宴上 烟花迷乱如星 短暂的灿烂 让人群晕眩 在时光无尽的辽阔里 生命轻如尘埃 春天远去的消息 就让我们泪如雨下

王赣

王赣是声音碎片乐队第一张和第二张专辑的功臣之一,2001-2004年,王赣和当时声音碎片乐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创造和录制了《世界是噪音的花园》和《优美的低于生活》,第二张专辑《优美的低于生活》录制完毕后,王赣在05年因为生活原因离开乐队。

王赣在声音碎片时,恰恰是乐队最穷困潦倒一个时段,每月的演出不多,而一场演出下来每人只能分得100块钱甚至更少,观众也很少,几位乐队成员在生活上的困顿是前所未有的,前途渺茫,举步维艰,加之对北漂生活倍感疲累和厌倦,原本身为美术老师的鼓手王赣和贝司尹勇最终选择了离开北京回四川。但从音乐和经历上讲,这段时间则是声音碎片最辉煌和最值得回忆的,乐队初始几位成员的配合可以用梦幻形容,对于王赣和声音碎片来讲,最初在一起的几年是无法磨灭的。

王赣强烈而善于变化的演奏别具一格,使得很多声音碎片的乐迷多年来对其一直念念不忘,甚至有人断言,国内再没有这么好的BASS与鼓的配合。但令人无奈的是,即使王赣和当时的贝司手尹勇的演奏已经进入将两者乐器结二为一的阶段,主唱马玉龙拥有一副“贫瘠却卓绝的、超越性的、迸发着生命的全部激情”的嗓音,李韦的电吉他也清亮卓绝却又让人倍觉迷离眩晕,可在当时那样一个说唱及朋克占据摇滚乐市场主导、

作者  | 2010-5-20 8:47:12 | 阅读(7348)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当你面对乞讨,信任之墙已坍塌,是谁之过

2010-5-14 12:53:55 阅读6808 评论18 142010/05 May14

去公交站的途中,一位老妇拦住我:闺女,我是来北京打工的,厂子倒了,老板不给钱,我现在很饿,你借我点儿钱买点儿吃的吧。

我:这个。

妇:求求你了,我饿得很,行个好帮个忙。

我:这附近没太多卖吃的的,我不能跟着你走太远找地儿给你买吃的,我赶着有事儿。

妇:你给我点儿零钱我自己去买就可以。

我:要不这样,你跟我走一段,我去坐公交,路边有店的话我买给你。

妇:不用那么麻烦你,我自己到那边买些就好(手指向北面)。

我:还是我给你买吧,你跟我走,前面再5分钟就到卖吃的的地方了(我继续往南走)。

妇:(拦住我)姑娘啊,我实在是饿得走不动了,不能往那边走了。

我:等会吃了东西你不就有力气了吗?

妇:可我要去燕郊,不是那个方向。

我:去燕郊很多车,时间也很够,你跟我去吃了东西,就有力气去燕郊了。

妇:我真是饿得走不了了。三五块钱就行,我不嫌少。

我:我要是不帮你买,你还是要继续饿着走路去找别人帮忙,不如跟我去买了吃的,不就不饿了吗?

妇:两三块钱也好的。

我:我给你现买,10块也行,给现金2块我也不乐意,我怕被骗,嫌好心帮忙倒赚了个窝囊,明白吗?

妇:不相信算了(转身就走)。

我KAO,真TM有骨气。这些破事儿,搞得我现在对这种求帮忙的一点儿信任感都没有,怎么都是嗷嗷喊饿却只想着要钱不要吃的?之前老钱和我说,有一年他在过街天桥上发现一个小孩儿,说自己读不起书云云

作者  | 2010-5-14 12:53:55 | 阅读(6808) |评论(18) | 阅读全文>>

小记草莓音乐节第一日

2010-5-2 15:56:39 阅读31162 评论37 22010/05 May2

首先谢谢一位素不相识的来自石家庄的姑娘,谢谢她在我手机没电连开机也不能的情况下借她的手机给我用,让我能打电话给我唯一能记住号码的刘2然后让刘2电话联系在场的蜜桃告诉她在重型舞台左侧找我汇合。我说把打电话的漫游费给她,姑娘说不用。我急着找人,道了谢就匆匆离去,想来不够礼貌,在此再郑重地感谢一次,并为我道谢后走得太匆忙而道歉。

因我记不住她的号码却能记住刘2的这事儿,蜜桃颇不满。没办法,刘2手机号前几位和我家电话号码一样,后几位和我的手机尾号只差一个数。

其次发泄下对草莓的不满,白天有水不卖,推说没有了——明明一排排的矿泉水就在桌子底下放着,睁眼说胡话的本事真不赖,才下午3点多,就闹饮料荒:可乐也没有了,冰红茶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啤酒。跑了3个卖水的摊位,都这样。330ML十五块钱,而且还不是青岛,是我根本没听说过的一个牌子,卖得和酒吧的小青岛一个价儿,大概和550ML五块的矿泉水相比更赚。

什么都没有水解渴,啤酒更是越喝越渴还比任何其他饮料更容易跑厕所,这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当晚上大家相继离开的时候,发现他们又把水拿出来卖了。看到一些志愿者在豆瓣摩登天空音乐节小组跳出来委屈地解释这个那个,我想说的是,你们辛苦你们多忙你们多累你们一天没吃饭你们这个那个,都不是可以被主办方拿来做行事不力的挡箭牌。迷笛的饮料卖得也很贵,动辄15块钱一瓶,好像可乐冰红茶卖得比草莓还贵5块,也挺黑,但全天下来两块钱一杯的矿泉水人家没断过。在室外30多度高温半小时出两身汗还带POGO极度缺水的情况下,迷笛的人有水喝,我们只有啤酒,还没冰,逼得大批的人堵在两

作者  | 2010-5-2 15:56:39 | 阅读(31162) |评论(37) | 阅读全文>>

将音乐搁置一边,我要说,高晓松,去你妈的

2010-4-26 12:23:42 阅读6754 评论8 262010/04 Apr26

太麦3月25日发行了高晓松的一个全新作品集,叫做《万物生长》,我今天无意中看到了其中老狼唱的《一个北京人在北京》,我先把歌词放上来:

德胜门灰色城楼,大栅栏灰色路口,一模一样灰色的楼门牌号都生了锈

麦当劳刚刚开门,肯德基还在打盹,蹬着板车的南城老头也认识这几个英文字儿

北京是个站牌,人们上车就登上舞台,北京多么精彩,南城老头硬没看出来

............................

过春节你们走了,说家乡话快乐吧,可没了你们这儿还是那个梦一样的城市吗

北京我的故乡,风沙红叶是我的成长 北京我的梦乡,在梦里你蔚蓝金黄

再放个歌曲链接:《一个北京人在北京》 (这词儿怎么听都做作,真配不上老狼的好声音)

最后放上歌曲MV:《一个北京人在北京》(2分58秒的动作如果手里再有根儿棍儿就好了)

整体上这篇日记和音乐无关,纯属发泄个人不满情绪,得嘞,下面我要开始骂人了,心理承受能力弱的看到这句请点右上角的叉,谢谢合作。

当年深深为高晓松这三个字所倾倒自然是因为当初那些校园歌曲,作品集《青春无悔》无疑是不折不扣的经典。8年前,我还对他的

作者  | 2010-4-26 12:23:42 | 阅读(6754) |评论(8) | 阅读全文>>

如果此时你能拉我一把

2010-4-22 8:00:36 阅读5761 评论3 222010/04 Apr22

这个你,并非特指。

20日中午11点,酒后醒来很冷,我感觉这辈子都没那么冷过,尽管06年年底,我在东小口住的时被冻吐了——楼下的住户不愿意交暖气费,所以连累楼上的我们几户也一直没供暖,11月底的某天,我坚持不下去,半夜冷得发抖,吐了,第二天,我搬了家。可20号我从地上醒来的那一刻,真的是冷透了,冷得我失去了判断意识,我用了2分钟的时间判断我在哪里,然后用5分钟的时间判断我旁边那张小床上躺的是谁,是男是女。别笑,我真的是过了好几分钟才看出那是矍铄姑娘。

当我感觉到冰冷的潮气从我身下钻进我的骨头里时,我就想起身,但起不来,没有力气,在那一刻我非常憎恨自己,对自己非常失望非常心寒,甚至有点儿厌恶。我花了十几分钟坐起来,然后又花了五六分钟站起来,我试了三次,才站起来,手扶着腿,一直在抖,一直在抖,抖了几分钟,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前一天通宵未睡,可能半夜我就能醒了,被冻醒,但我太困了,把两天的睡眠攒在了一起,再加上两种不一样的白酒一灌,我就睡死了,冷也不能使我醒来。就这样在地上睡了12个小时,起来时大脑意识都是不完整的。

我醒了之后十分钟,矍铄也醒了,她说她要去厕所,于是我站在门口,看她消失在小平房的拐角处,然后我就吐了,一边吐一边掉眼泪。每次吐我都觉得自己很委屈,所以哭,但我又说不清楚哪里委屈,所以也就尽量不去多想。

等蜜桃醒了,我们三个就一起离开,陈海和饭同学在排练房睡的,还没回来,我们也不管,关上门就撤了。一起吃了个饭,孙庄的小饭馆做的饭都不如狗食,只吃了两口,就被那又硬又黑又厚又糊的土豆

作者  | 2010-4-22 8:00:36 | 阅读(5761) |评论(3) | 阅读全文>>

419的杯具

2010-4-21 1:53:26 阅读2569 评论7 212010/04 Apr21

4月19号有一小饭局,为的是给多日闭门不出到压抑的矍铄姑娘解心结,本来约的是当天中午再打电话定地点,结果中午打电话过去蜜桃姑娘那边还没起床,于是就不急,上网逛逛。等我玩够了,开路到银行,取出的小票上写着等候人数355,光单子就填了4个,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地址,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地址,最后都过了下班时间好久,锁门了,我和一大堆人还在排着号码等,工作人员也不耐烦了,呼来喝去的,弄得我一肚子火。蜜桃和矍铄俩人到晚上6点半才出门。我从银行回家休息了半小时,然后去北苑和她们会合,坐924到天地美墅。

孙庄,饭同学家所在地,这个我的前合租室友,非著名摇滚老炮,终于在上月底回京后正式开始过上了乐手的生活。饭同学前头带路,我们三个女的随后跟上,各种小平房里充斥着各种排练声儿,吉他贝司鼓此起彼伏,饭同学边走边犯贱:姑娘们,这里有各种风格的,听着哪个顺耳,直接把门推开进去就行。

饭同学:李征服,说,你喝什么酒

我:算了算了,不喝了,没人陪

饭同学:什么,没关系,今天我陪你喝

我:就你那酒量……

饭同学:我喝点啤的

我:那我也喝啤的吧

饭同学:别,来白的吧

这就是杯具的伏笔。

陈海也在,大家一起,五人饭局,整个桌上赫然摆着好大的一锅鱼,非常大。最让我喷饭的事儿就是陈海去买菠菜,结果买回来的分明是空心菜,他还觉得自己买对了。这生活常识,被我们好一顿耻笑,我笑得意味深长,因为我终于不再为自己一直不会做饭而感到羞愧了。

矍铄姑娘像个执着的记者,一直在问饭

作者  | 2010-4-21 1:53:26 | 阅读(2569) |评论(7) | 阅读全文>>

我该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2010-4-10 3:13:33 阅读2649 评论7 102010/04 Apr10

家里来电。

老妈:咋好几天没给家里电话了,这是又蹦跶到哪去了。

我:前几天不在家,这两天刚回来,明天去看汪峰演唱会。汪峰你知道吧,我以前给你听过他不少歌儿,时间太久可能你没印象了。

老妈:汪峰,哦,知道他,在电视上看过。

我:电视上无非也就是来来回回地唱那首《飞得更高》,都快吐了。

老妈:那你还看。

我:听别的歌儿。

老妈:多少钱的票。

我:不知道,参与新浪的活动赠票。

老妈:卖掉。

我:(= =|||||||彻底黑线)不卖,我要看,也许还有崔健会去也说不定。

老妈:崔健?就那个老戴帽子的那个?

我:嗯。

老妈:还带个五角星那个?

我:对对对。

老妈:嗯,对上号儿了,说话也支吾那个,看他那洋相。

我:……………………

清明节那天,在麻雀瓦舍的义演上,我和几个豆瓣er窝在面对舞台右侧楼梯边的沙发角落里,静静地听歌,小娟的嗓子还是那么出色,而将16首与雨有关的经典串在一起的那首不知名歌曲,完全地把大家的情绪拽了起来。小娟返场时唱了首《花房姑娘》,我皱眉,好听是好听,就是味道不够——这歌儿完全不适合女的来唱。忽然想起哪个超女也唱过花房姑娘来的,好像是许飞,万一不是许飞,在超女舞台上以形象感觉嗓音条件和爱好能唱这个歌儿的,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谭维维了。让身边的晨晨同学用手机上网查,果然是许飞。而身边的小周说,姑娘家唱什么花房姑娘啊,不如唱个鬼丈夫。我几乎栽倒。

作者  | 2010-4-10 3:13:33 | 阅读(2649) |评论(7) | 阅读全文>>

搜索关键词:“时代周刊怎么投票给韩寒”

2010-4-9 1:26:07 阅读1624 评论2 92010/04 Apr9

韩寒投票链接:http://www.time.com/time/specials/packages/article/0,28804,1972075_1972078_1972568,00.html

注意:直接点上面的 投票链接 过去以后,就可以看到韩寒的“大头贴”了。

跟我一样不通英文的,请按下面步骤操作,即可给 韩寒 投票。

第一步:

请看下图中蓝色圈位置,往右拖动那个滑块,最多拖到100,否则,超过100,投票是不会成功的。(注意:网页打开比较慢,可能打开的时候,那滑块在0的位置,要稍等一下,等滑块到50的位置时,才可以拖动。)

第二步:

输入下图中蓝色框位置出现的验证码。

第三步:(点击下图中蓝色圈位置,提交评分,投票结束。)

OK。最后,希望喜欢韩寒和他的文章的朋友们,都去投他一票。

至此就可以结束了。

如果觉得验证码看不清的!

可以再看看下一步:

作者  | 2010-4-9 1:26:07 | 阅读(162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关于郑智化的《水手》是否涉嫌抄袭的一道选择题

2010-2-18 12:32:21 阅读5523 评论7 182010/02 Feb18

哦呀,先别急,在看这道选择题之前,我们先谈点儿别的。

比如,先谈一个诸如“粉丝究竟是什么东西”的话题。

我对“粉丝”本意内涵里的那种东西没什么研究,虽然我在吃火锅的时候总会想着要点上一份。

2003年年初我迷过一个人,他有很多代号,第四维,小四,郭敬明,酵母,四姑娘,郭四娘,总而言之就是他啦。这无疑是一个杯具,但也没什么可拼命抵赖死不承认的,就像我必须承认我小时候偷过家里的钱给班上的同学们买铅笔橡皮饮料和雪糕一样,就像我必须承认小时候我曾经偷了同学的课堂笔记回家结果被同学和家长找上门来无地自容一样,就像我必须承认当我还不知道气门芯儿是个干嘛用的东西时我曾偷偷地从妈妈所在的国营商店柜台里拿了好几根揣进衣兜儿被妈妈单位的阿姨们好一顿笑话一样。

每当听到刘2的那首《我从抽屉里偷了妈妈的二十块钱》我就禁不住思绪万千,然后思考,这是不是我们大多数人小时候的经历浓缩?不管是与不是,我都得承认,因为这是我做过的。

2008年初,陈老师的艳照门事件开幕,第一张艳照被从香港的高登论坛流出,转载到天涯,最开始是阿娇,然后是诸多女星,仅仅3天时间,帖子便达到八百万浏览量。诸多门户网站编辑蹲点天涯,不断F5,第一时间下载新照然后打上马赛克抢先发新闻。

天涯八卦版的版主和相关管理员,尤其是八卦版的首席版主喜碧,开始承受各种压力,钟欣桐的粉丝连开数贴在投诉版投诉喜碧,粉丝们开帖骂爹骂娘,要求喜碧下跪道歉之声不绝于耳,连投诉帖都盖成了高楼。别家粉丝看热闹的看热闹,F5的F5,后来张柏芝的照片流出,张柏芝的众多粉丝开始翘首以盼

作者  | 2010-2-18 12:32:21 | 阅读(5523) |评论(7) | 阅读全文>>

别害臊,前面是光明大道

2010-1-10 1:49:13 阅读3002 评论6 102010/01 Jan10

博客标题出自张楚的歌曲《光明大道》。

2010年来了,据说今年的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会在五一期间撞车,如果刘2能和07年迷笛时一样,登上民谣舞台,我就去迷笛,如果他没上成,我就再根据两个音乐节的乐队阵容进行抉择。

迷笛音乐节乐队的报名开始了,各个乐队都在忙于拉票,我也注册了聚友,投了3票,分别给了姚政,耳光乐队和南无乐队。黑猫骨也是个出色的乐队,只是我对布鲁斯风格的音乐不是很钟情,所以就没投,但这并不妨碍我的赞赏,个人认为,论玩BLUES的话,黑猫骨在国内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不管什么张帆是理想主义者或者沈黎晖是商人之类的评价,那都是扯淡,迷笛音乐节的票一直比摩登天空旗下办的音乐节便宜倒是真的。要说阵容,去年镇江迷笛的崔健压轴和摩登天空音乐节的王勇殿后,真是两大亮点,摩登天空音乐节最后一天小河和王勇的惊人表现让我深深后悔没去朝阳公园看现场。

周五晚上,去方家胡同取张北音乐节归来放置在那的行李。75L的旅行包,里面有地席帐篷睡袋防潮垫营地灯雨衣等一大堆东西,背着走了十分钟就觉得疲惫不堪,我于是深深地开始怀疑是什么动力让我把这些东西外加吃喝衣物等塞满死沉死沉的一个大包从北京背到了张北。我在那享受了3天沙尘,发了2天酒疯,基本上把看到的演出都忘了个干净,然后滚回来了。我真是鄙视我自己。

第一次睡帐篷,第一次喝到青稞酒,第一次吃莜面,第一次宿在草原上,第一次喝完8两白酒,只是,今年的张北,我想我是不会去了,太累——除非有让我难以抗拒的演出阵容。

作者  | 2010-1-10 1:49:13 | 阅读(3002)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通州区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生于天津,长于内蒙,学在湖北,混在北京
 
QQ313424114
移动电话13810956420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在看在听的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看过听过的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想看想听的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