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阿拉的小孩你要乖,万圣节的鬼在门外  

2009-10-30 00:00:00|  分类: 半斤八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标题出自陈升的歌曲《锡鼓》。

也许我们所信仰的神根本就不存在。

小武说:

我们就在这个世纪见吧,我们见一面少一面了,我们要混着见,变着花样见,频繁地见,我们见一面是那么地容易,我们的见面又是那么地毫无意义什么都留不下。我们必须见,我们不会独处,我们已经不会安静。我们就这样手拉手扎着堆儿集体在这个世纪内消失吧,以狂欢的形式消失。

我越来越不喜欢悲观的词句,很多语言即使看起来是热烈的,内核却依然悲观,比如,上面小武说过的这一砣。可我却一步一步地按着这个步伐在走。

现在是30日,三年前的今天,在无名高地,是纪念小索去世两周年演出,那天是我第一次看到活体的谢天笑兴奋得直冒泡,第一次看到西装版梁龙高兴了好几天,第一次看声音碎片现场觉得真好听只是遗憾姑娘们都喜欢贝司因为贝司帅,第一次知道有个刘2与乐队看完现场印象不深,三年后无名高地早已消失不见,我不再那么喜欢谢天笑对梁龙也没了热情,我认识了声碎的李韦时而一起喝酒吃饭而那个帅贝司宋玮也离开了声碎,和刘2则无数次地喝酒吃饭扯淡闹别扭无话不谈,三年前我们六个女孩子一起看演出然后等演出结束打车到六人中离演出酒吧最近的那家去挤着睡,三年后结婚的结婚疏远的疏远反目的反目一切都那么自然而又让人觉得措手不及……

今天晚上,刘2在两个好朋友,又是一年一度的纪念小索的演出,我没去。突然莫名地想起费玉清的那首《三年》,那歌里的东西给人的感觉过于古板和老气,如今再没有等来等去要三年见不得面的感情,飞机轮船火车电话E-mail网络语音视频,为了获取便利我们用尽力气让这个世界变化万端日新月异,外部硬件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精巧,可作为软件的内心却越来越脆弱根本禁不起考验。

我讨厌自己近乎神经病般的敏感,讨厌自己越来越无法承受却越来越爱回忆。

2005年10月19日,颓废对我说我爱你,然后我为了能和他呼吸同个城市的空气来到了北京;2006年10月19日,某人从邯郸来京让我去接站,在他抱着我的时候我说“我喜欢你”;2007年10月19日,我和高中同学一起吃串喝酒,然后哭着给一个在天津的哥哥打电话;2008年10月19日,我给某人电话说你昨天的演出很精彩,从此开始一场长达半年多的劫难;而今年10月19日我全天都和尔雅在一起,然后通过聊天发现我朋友的男友同时勾着三个女的……一个人记忆力好到大脑里的信息可以当“历史上的今天”来查询时,搞不好真的就容易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我想我败在了记忆太深,执念太重。

明天就是10月的最后一天,万圣节。万圣节晚,我会去星光现场,那里有哪吒有群主有蜜桃有沉玥有一大票豆瓣人在狂欢。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