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走在路上,放声歌唱,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2009-11-05 00:00:00|  分类: 白日梦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标题出自声音碎片乐队的歌曲《顺流而下》。

昨天约了刘2过来喝酒,鉴于新专辑最后一版的缩混明天才能出来,他终于有空大驾光临来我这里一趟。同行的有李韦,无老赵,三个火枪手缺了一位。也好,我最近心态不佳,没空和老赵耍嘴皮子掐架。

我电话刘东明同志让他岳庄下,过了马路朝前不到一百米就是火锅店,本来说得好好的,结果过了一会儿被回电,言说李韦同志大前天吃的火锅,前天又吃的火锅,昨天实在不想继续吃火锅了。好吧,那改地儿呗。
东明自作主张,说要去我家附近的一个特小的店面吃炖鸡架。我说那家没去过,不过看起来应该是不怎么样,东明很是固执,冥顽不灵,我说那好好好,那你就西大街路口西下吧。他直接甩我一句,你别管了,在家等着吧。

咦,听这意思是要进家门来找我。我操,当时我就震惊了。手忙脚乱地开始百度,百度桌面壁纸。换好新桌面五分钟后,刘2和李韦驾到。
话说我这人各种不靠谱儿,其中有一项表现就是不用特普通的电脑桌面,还特喜欢用变态桌面,大概是去年的深秋或者入冬时节,有天刘2到我家这边来,他闲来无事,就上会儿网,等时间差不多再一起出去吃饭。刘2上完网关掉各种页面后,我那实属变态的桌面(如图)

走在路上,放声歌唱,顺流而下,把梦做完 - 我来我征服 - 在人间的二流把戏

就赫然展现在了大家眼前。刘2愣了一下,没吭声,也是,又能说什么呢,囧。倒是今年9月初他过来我家时,对着我的桌面“咦?”了一声,那动静儿,那意思,是在说,你可真行。最近我又换了一款比9月初的那款桌面更露骨的,可不能被他看到。

一进门,刘2直接就奔大屋而去,那是尔雅的房间,我赶忙说,诶诶诶,我换屋了,这边这边。刘2略一停顿:没关系的吧,这屋我们还能进吧。我愣了一下,说,哦可以可以。然后刘2就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坐在沙发上歇着。李韦意味深长地说:“你可真是自来熟儿。”说完也坐下了。尔雅同学特淡定,在那听李志,边听还边唱,好像这屋里的我们仨都不存在一样。

看着刘2一进门坐在已不是我房间的沙发上还一副放轻松了的样子,我挺感叹的,去年4月我和刘2刚认识时足足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才化解了生分的感觉。到如今,刘2已经能做到和出现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我的朋友都不见外,也实属不易。

我叫尔雅,“喊2哥”,尔雅不喊,这没礼貌的孩子,刘2比你大8岁呢,我不喊还说得过去,你不喊那可是大大地不该。

刘2屁股还没坐热就跑我屋里上网去了,李韦也跟过去看。我这饿得不行,他那不紧不慢。后来李韦也不想站在刘2背后看着刘2在那刷豆瓣(你说连你豆瓣音乐人的群发消息每次都得是我来发,你除了在音乐人上写日记娱乐大众其他啥功能也不会用你刷它干嘛),于是回转到沙发上坐着。后来李韦有些不耐,催刘2赶快,刘2答,五分钟。过了五分钟,我也不耐了,催刘2,刘2答:我收邮件呢你催个屁呀。靠,李韦催你时你态度咋那么好呢,到我这是咋啦。

终于出门了。刘2被我们劝得终于同意不去吃炖鸡架,于是我们出门后不按原计划向南走,转而一路向北。路过名烟名酒,刘2和李韦进门,我和尔雅在外等候。俄而,二人空手出。刘2问附近有大一点儿的超市没,我说前方右转。于是前方右转,即向东。到超市,刘2和李韦进门,我和尔雅在外等候。俄而,二人空手出。刘2问华联在哪,尔雅说这条路一直向西,路过我们走过来的路口还继续向西。刘2说,我们去买酒,你们先去那家炖鸡架的店把菜点上,要份炸花生,七分熟的。

看,还是执意吃炖鸡架,刘2这该死的七月份的尾巴。

我和尔雅回到路口一路向南走过家门口继续向南,到了那家小店,人家说,花生没有现炸的,只有炸好的,没处弄七分熟的去,鸡架也不是现做的,都是做好的,不用点,直接就可以上菜。我说刘2没这个吃炸花生的命,尔雅说那我们去拦他们直接换地方吃吧。
于是我俩出门一路向北,遇见拎着3瓶黄酒的刘2,把情况一说,刘2很是无所谓,还是说要吃炖鸡架。我们四人只好又一路向南,折回店里,结果店家说你们要吃现做的东西我们这真没有,已经不开火儿了,所有菜都是之前做好的直接可以上。靠,谁吃顿饭还不吃现做的呀。于是李韦说走吧走吧,我和尔雅说走吧走吧,刘2说,让他们给热一下不就行了,吃着没什么区别,就这吧。我忍不住了,说,靠,你神经病呀。我本来还想帮他拿瓶酒呢,干脆不帮了,活该你累,自己拎。

刘2你执念太重了,上辈子是没吃到炖鸡架馋死的吧。

我们继续返身一路向北,只是还没定好去哪里,尔雅要不说去重庆,李韦说,要不去上次那家,我说,哦,天水。刘2说,那就天水吧,我说,好,选来选去你找了家最远的,从这条路走到头折过去往东,一直往东,路过刚才你没买到酒的那家超市,再继续往东。刘2一边走一边叨叨,这走过来走过去的。我说嗯,你万晓利了你。

后来,我们既没有去重庆,又没有去天水,在前往天水的途中一家店打尖儿歇脚。囧。

这家店没有炖鸡架,也没有七分熟的炸花生,虽然这家开火做饭炒菜吱吱啦啦弄得轰轰烈烈,但是,花生卖完了。没事实没真相,没原料没办法。

在桌上谈起前几天在两个好朋友纪念小索的演出,话题扯到3年前,我说我是在06年无名高地纪念小索的演出上第一次看刘2,也是第一次看声音碎片的现场。然后我略一沉思,淡定地说了句,当时看完刘2,没留下什么印象。尔雅非常不厚道地笑了,刘2也莫名其妙地笑了(还笑呢,你真傻假傻啊)。后来我出尔反尔,跟刘2说真不是没印象,要不然我不能在08年我们刚见面时就一眼看出这不是当初那个刘2与乐队的主唱么。

我可不逗他玩儿,万一这人2了吧唧地把玩笑话当真了那就不好了,想起白二同学的豆瓣签名,动什么别动狮子座的自尊。

我喝了三瓶啤酒,然后又从他们那里倒了一杯黄酒。最后还剩一瓶黄酒,我很不客气地给带回家了。

今儿早上7点出门,去方家胡同拿我从张北回来背着75L的大包累得要命直接在中途撂挑子放在那3个月之久的行李。突然惊异于那行李的沉重,在思考了很久究竟是什么动力让我把那么重的一堆东西背到张北又背回来未果后,我直接把里面的毛衣,外套,秋衣秋裤,水杯,还有一瓶小刀酒拿了出来,回家。

剩在方家胡同的东西有,帐篷,睡袋,防潮垫,地席,营地灯,雨衣和75L的大旅行包。

我打算恢复我的看演出生涯,整个10月我才看了两场演出(2号穷街星光专场,24号李志星光专场),这不是我的风格。

本月计划要看的演出有——
7号,姚政,庆生会,星光现场。
8号,大伢乐队,三周年,MAO。
21号,G-ELEVEN,方家胡同46号,热力猫俱乐部。
27号,钟立风,她为我编织毛衣私房音乐会,星光现场。
27号,布衣乐队,核乐队,吴的反作用乐队,宁夏制造-Made in Ningxia暨布衣乐队EP首发,两个好朋友。
28号,刺猬,赌鬼,午夜飞行,钢铁的心,“我是出来散德行的”,MAO。
28号,痴人乐队,方家胡同46号,热力猫俱乐部。
29号,南城二哥,同一口锅,星光现场。

同天的演出排在前面的那个是首选,但不排除突发性临时变动去后面的那个。

是要去看看刺猬了,唉。虽然下个月24号还有刺猬,可D22离我太远,而且平安夜那天我可能会去北展看老崔的演唱会。妈的,平安夜,不是个好日子啊。

  评论这张
 
阅读(6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