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在我的冬天你不要一言不发  

2009-11-15 00:00:00|  分类: 冻结黎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标题出自歌手东海的歌曲《在我的冬天里》。

几年前听到《在我的冬天里》这首歌时,我以为它的名字叫《开满火花的枝头》,以为演唱者是朴树。

在我的冬天你不要一言不发/不要靠着那棵枯树它曾长满梨花/在我的冬天你不要真的走吧/不要折断那根树枝它还在风中发芽/我爱你爱得雪大了/一身寒冷谁拍打/我想你想得雪化了/满脸泪水谁来擦/在我的冬天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我的枝头开着火花请不要吹灭它

这首歌的演唱者不是朴树,是东海,他出过一张专辑,叫做《揉皱的爱情》,这张专辑中另有一首歌叫做《我的哥哥》,和这首《在我的冬天里》一起,被放置在多年以前标着朴树名字的盗版盘里,歌曲被冠以朴树之名的除了东海,还有许巍。

此时,一些我需要的支撑,在旁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一些想法和掩饰,在自己看来是非常耻辱的,所以我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一步步地熬。

感谢一切毫不知情但却以胡闹的方式陪着我的人,陪着我吃饭喝酒,陪着我聊天说笑话,陪着我版聊撒野浪费时间。

昨儿下午,陈小北不远千里从鼓楼颠簸了1小时15分来到了通州,我,尔雅,小北三人一起去吃了迷醉小火锅。吃到尾声时尔雅去接她的从秦皇岛过来的一个同学,我和陈小北把剩下的酒喝完后也往回撤。途中聊一八卦,突然发现:K,世界又TMD小了,无意中说起的那几个事主串过来串过去居然彼此都认识,只是之前名字没对上号儿。要我说这年近四十的男人得瑟不是不可以,但是您得自己瞧瞧自己有没有那个范儿,否则胡乱扮起文艺来那可真是恶心人。聊得起劲然后在瑟瑟寒风中我就走过了,陈小北说你怎么搞的连家也不认识,尔雅说我靠你不是吧才喝了两瓶你就这样啦。

尔雅把她同学带到家进门就指着我和陈小北说,来,叫姐,叫哥,让我立即想到小时候回天津过年被挨家领着叫这个那个的遥远往事。尔雅陪她同学吃饭回来后,推开我的房门,把脑袋探进来,不说话。我说你今晚和我睡这边,让你同学睡你床吧。她贱兮兮地说“其实我也是这样想地”,然后就嘿嘿地笑。早在北京因大雪需提前供暖我俩被冻得每天在屋里直跺脚直转圈的那几天,我就和尔雅说,要么你来我这屋睡吧,省得冷,以前在湖北没暖气,冬天的时候我们女生寝室大家都合铺睡的。结果她得瑟地说,你想睡我呀,你想睡我就直说嘛,然后我就让她滚。这回可好,主动提出要过来睡,特想趁机好好地寒碜她几句,可昨天我没状态。前一天早上5点多睡的8点多就被一电话弄醒,加上这两天心态失衡,所以极其没心情开玩笑。

昨晚一直在听陈淑桦的《滚滚红尘》,想起当初看三毛的同名电影剧本的事儿,我努力了很久,却想不起当初让我捧着书吧嗒吧嗒直掉眼泪的这个剧本具体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然后开始犯困,再然后我就在困乏无力中睡着了。尔雅的同学说诶我也是真服了这姐,放一这么老的歌儿单曲循环个没完没了的。尔雅就过来看我,结果发现我电脑没关人坐在椅子上睡了。我被叫醒后爬到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听尔雅问我:你给我暖被窝了没。我说了声美得你,然后又昏昏睡去。

半夜醒来,上厕所,睡不着,躺着躺着眼泪就从眼角流出来流到耳朵里。终于睡着了,却再一次被尿憋醒,第二次上厕所。在等待困意让自己重新入睡的过程里,我摸到了尔雅的手,然后就这样拉着她的手睡着了。

在豆瓣上发了招租信息,到现在为止共来了4个看房的。一个始终没给我消息,一个做甜点的餐饮男昨天上午过来看的房,今天上午发短信告诉我不打算租,嫌远,一个是姐弟俩要来租,我们双方都略有犹豫,我不想找俩人来合租,我需要安静。最后一个是今儿下午坐991从望京跑过来的,几个人里我就觉得这人谈吐相对来讲最合拍,可惜他在马家营上班,实在是离这太远了,肯定不行。目前看来,全没戏了。

下午正和那个公司在马家营从望京跑来看房的人站在屋门口闲扯时,房东敲门,进门看到我俩,问,这你朋友啊,我说嗯。房东和我说了几句话后,该男告辞,房东说,感觉你俩不熟,是网络上的朋友吗?我囧。房东往屋里看了看:这明显俩屋都住了人嘛,小马回来了?我更是囧。再然后房东走到我屋里,一眼看到桌子上摆着一瓶啤酒一瓶白酒一瓶黄酒,回头看我,这屋真是你在住吗,我说嗯,是。又问,那这谁喝的酒?我说我。房东说,呦,你能喝酒?没看出来呀。我彻底囧透了。

房东夫妇俩在中午突然来电,说要我下午在家等着,他们来给我这边换个床,再搬来点儿家具给我用,反正他们那边放着也是碍事。换床的事儿是一开始租房的时候房东就承诺过的,说大屋的那张单人床稍微有点塌,改天有空给换个好点儿的,我就说不用了,结果今天真租个车给拉来了。顺便带过来一个比较新的茶几,把旧的换掉,还拉来一张带抽屉的桌子,可这俩屋都有桌子了,多余拿来。房东在那琢磨半天是把桌子扔阳台去还是怎么的,总之是不能再拉回家去,最后还是决定塞我这屋,说家具这玩意儿多一个是一个,塞点杂物用吧。居然另外还拉了个防盗门过来,说等开春儿给装上。

租车司机含含糊糊地要走了一个拉过来的电脑桌,我说用不着,放着也挤挤巴巴的,房东说那就给他吧。最后彪悍的事儿发生了,您说您蹭了一电脑桌就得了吧,结果临走又让我们房东加20块钱,房东说咱不讲好了么,之前那一百多给您了不是么。司机蹦出一句话,说,天太冷。这个加价儿的理由比天还冷。房东把钱给了,回来就说这些外地人怎么怎么的,不要脸之类。我倒是也没往心里去,这事儿确实是那司机做得不对,估计房东情急之下也不想谨慎用词,咱别非得要求人家必须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必须加个定语,说什么“部分外地人”。

明天晚上去工体,看电影《花木兰》首映演唱会。



  评论这张
 
阅读(12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