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就让我敬往事一杯,对自己说,绝不后退  

2009-11-17 00:00:00|  分类: 像草一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标题出自孙燕姿的歌曲《木兰情》。

昨晚到工体看电影《花木兰》的首映礼,在国贸坐10号线到团结湖,A口出,问来问去仍然找不到工体,耐不得烦,又冷,打车到工体东门。门口想买票的人特多,堵在那看到谁手里拿着票就问,有几张票啊您,有多余的票吗,出手吗,卖吗?我真没看过这么炙手可热的演出,一时激动差点儿想把手里这680的媒体票卖掉然后回家。

从开场房祖名出来我就开始犯困,坐在椅子上困得直点头,他唱了半天我也没记住他唱的是什么,倒是李玖哲唱的歌名叫想太多我记住了,但也仅仅因为我加了个豆瓣小组也叫想太多。至于旋律,早在我迅猛的瞌睡里见鬼去了。

各种人物前来致辞,我更加昏睡不已,致辞中穿插着演唱,演唱后继续各种致辞,闹得我是致辞没听进去,演唱也在致辞导致的困意里被错过了观赏。什么爱戴,什么张靓颖,我都基本上等于是朦胧过去了。挥一挥衣袖,不留下半点记忆。

这其中只有一首歌动人,相当大气,瞬间把我从半睡半醒的状态里拽了出来,可我却忘了名字,只记得其中有句,为爱出征。

直到赵薇和陈坤出场,我彻底醒了,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粉丝太吵,“赵薇赵薇赵薇赵薇”,山呼海啸般。身边一老太太道:这都是给了钱的吧。另一男道:给我钱我也喊。炒作这个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我们什么都怀疑,什么都不相信,若是看假打假也就罢了,偏偏我们也会看真成假,以假为真。别问我,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之后是导演马楚成上场,大屏幕上播放了他导演的几部片子的片段。《幻影特攻》、《星愿》、《东京攻略》和《夏日麽麽茶》,然后是一大堆制片出品主办协作方的致辞发言,我一阵萎靡,直到演员们上来演唱歌曲我才重又精神起来。

《星语心愿》,这让我想起我的高中时代,那时候全班逮着这歌不放,居然玩起小学时的把戏,抄歌词,然后传唱。我们班里一女生把一男生替她抄的歌词带回家,结果她老妈翻她书本时从里面掉出一页纸,上面是一个男生漂亮的笔迹,写着:我要控制我自己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装作漠不关心你不愿想起你怪自己没有勇气——最后一句是:就向流星许个心愿让你知道我爱你。这下可要了亲命了,审问了一晚上,最后这女生不得已借了碟子和老妈一起看,以向其证明这真的是纯种的歌词,是最近最热的影片的歌词,绝非情书。

《浪花一朵朵》,这首就罢了,我正百无聊赖,忽然《Para para sakura》的前奏响起,一点儿缓冲的时间都没有,一瞬间我的眼泪就冲了出来,这是我大学里不可磨灭的一个记忆。舞会,一场又一场,班里的、专业里的、系里的、院里的,我们01中文1班,把这个舞曲几乎发扬到了极致。有相当的一段时间里,只要一下课,这歌儿就响了,然后班长同学总是那么张扬地站在讲台跟前跳,屁股后面跟了我们一堆同学也在跳。每当第一句an come come come come come nan desuka sakura出现,我们班孙巍就会在后面的座位上故意把sakura说成谁哭啦,然后我们就笑。
《Para para sakura》的旋律依然在响,身边的人都在专注地看着台上的明星,只有我坐在高高的看台座位上傻逼一般哭得不可抑止,中文1班的同学们,我想你们。

正当我烦躁不安几欲先走之际,我一心期待了整晚的Vitas终于上场了,自然唱的是《歌剧2》,怎么那么好听。我很想听他唱《圣徒》,当然,我知道没戏。当Vitas的高音响彻整个工人体育馆,活生生地钻进我的耳膜,我想我满足了。Vitas不断地用蹩脚的中文说,我爱你们,谢谢你们,还说了个“亲爱的”,以中国人在表达情感时的行为习惯而言,把这三个字单独拎出来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那可真是别扭。其实,在我看来,以他的实力,何必如此费心尽力地做出如此适应环境的取悦观众之举。

孙燕姿压轴上场,我身后的男生喊“燕姿燕姿”喊得像野狼嚎的爸爸老狼嚎,没命一般,仿佛孙燕姿死了似的,很破坏我刚听完孙燕姿唱了一首《木兰情》的美好感觉。

这几天傻逼逼的,只在豆瓣那个小范围的租房小组里招租,还不就是图能找到有俩仨共同爱好的合租者么,不想发帖去58同城去焦点去站台,还不就是不甘心和一个陌生人连个话题都没有根本磨合不来,不就是怕遇上个西装衬衫平头公文包非文艺非摇滚男么,真他妈的操蛋。爱好和理想能当饭吃么,倒是能当屎拉。眼见着房东来收租子的时间日益逼近,我终于没有耐住性子,把招租信息发到了赶集网,第一个电话打进来的是中介,第二个短信如下:我是三十四岁男士,可以合租么。昏厥。

打电话来的三男一女,都定在今明两天过来看房。我说他妈的怎么这么多男的要来租。尔雅说,那你想和男的租和女的租,我说,女的,可我又怕遇见特事儿的女的,你要知道,女人很爱计较,你没见那些上网发帖八卦说自己以前的同学同事室友如何如何极品的都是女人嘛,什么今天用了我两勺洗衣粉,明天把锅给弄脏了,后天我给她买饭她没给我钱,再或者我们买了东西都大家一起分着吃就她光吃我们的不给我们吃。和男的租就不会这么麻烦。尔雅撇撇嘴,说,女人是多事儿,但是俩女人事儿逼起来基本上肯定是和男人有关,你们俩谁也别带异性朋友进屋就成,免得谁排挤谁揣摩谁。我摇头,难。

尔雅:谁叫你写男女不限的,该,活该。
我:呸死你,男女不限还这么少人来看房呢,要是限了性别我更完了。
尔雅:那你怎么不写人畜不限呢,范围更大。
我:男女不限和人畜不限有区别吗。

  评论这张
 
阅读(9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