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现实它猛啊猛如虎,理想啊愚蠢得像头猪  

2009-12-01 04:37:50|  分类: 俾面派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标题出自耳光乐队的歌曲《适者生存》。 

在前些天抽风撒呓挣非和大伙儿说今年年底前一定要再看苏阳和声音碎片的现场演出如果看不到就去死之后,我后悔万分。大庭广众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追悔莫及,于是咬牙准备12月11号要去上海育音堂看声碎,20号去天津群英会看苏阳。可喜上天眷顾,一切居然在半月之内情势急转,先是声碎忽然决定增加“声声不息2009-2010跨年全国巡演”北京站,后是苏阳将全国巡演第二季的尾站——北京星光专场安排在了12月30日而不是2010年。

我终于不用为了表示自己言而有信付出必须奔到外地看演出的代价了。

29号南城二哥携群星出演的“同一口锅”专场演出稍微让我有点儿失落,我毕竟是个俗人,能见到一跟郭德纲似的曲艺摇滚乐团这是个多喜兴的事儿嘿,因此我是那么盼望他们再说几个长长的段子以抚慰我这颗三俗的心,却未能如愿,这回他们把主要功力做在了“唱”上,而不是“说”,虽说现场也还算热闹,跟在德云社似的,二哥数次遭遇了观众的“噫~~~”声,但绝对满足不了之前听过他们那遍布着好彩的长段子的我。

倒是作为嘉宾的南无乐队十分出色。第一次看南无的演出,是在今年五一的地坛音乐节上,那天我是奔着看苏阳的演出而去,其他的一概没在我眼里,绝大多数来演出的乐队我只听过名儿没听过歌儿,甚至有的连名儿也不知道,当时的南无乐队对我而言属于后者,所以他们唱第一首歌儿时我根本没注意,正和朋友聊得热火朝天,直到熟悉的《佛说阿弥陀经》的经文内容以歌词的形式飘进我的耳朵,我震惊了,这乐队是嘛意思,居然唱经,然后开始认真听。第二首歌儿的节奏特别明快,很容易就让人跟着左摇右摆起来。当那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主唱唱到“人们都说花心的男人不错,人们都说女人就爱男人的龌龊,所以我的,所以我的女人越来越多,那种感觉真是让人难以捉摸”,我顿时乐喷了,一个劲儿地笑。一姑娘走过我的身边,说,哎呦,您这怎么回事儿,一文艺青年听个流氓小曲儿听得这么高兴。彼时苏阳正好从我身边走过,他也乐了,和我说,咦,这乐队有点儿意思。我笑得更厉害了。

直到29号晚上,我再次听到这个歌儿的时候,才知道它的名字叫《花花公子》。主唱刘相松双膝挨地侧身半背对观众弹着其中那段沧海一声笑时,现场气氛爆棚,“牛逼”之声此起彼伏,这是在家用CD播放听歌时永远也体会不到的音效感受和情绪体验。

我要求不高,我也并不挑剔,你给我片刻兴奋与动容就好。只可惜在南无之前出场的玩具头乐队让我忘了个云消雾散,星点的歌词和旋律也没留下印象。在这一点上,我又是挑剔的,玩具头并不差,但他们的音乐没特色,又没有哪一项是格外出色的,比如技术,嗓音,歌词,旋律,无一不是不上不下不尴不尬的水平,那我真的没办法喜欢上。

下午饭同学在他的屋子里弹吉他练琴唱歌,我关了我这边的歌曲播放,一边写东西,一边默默地听。不说话,这两天我们一共说了也没十句话——这还得加上周日晚上家里跳闸了俩文艺青年一起沟通解决问题的桥段。他很拘谨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和我太陌生,他一拘谨我也拘谨,本来我是话痨,忽地因为对方拘谨,我就变回了闷葫芦。其实我很想和他说,饭同学,我们是合租,这房子也是你的,你别一副我是二房东的样子好不。

  评论这张
 
阅读(107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