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我该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2010-04-10 03:13:33|  分类: 北京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里来电。

老妈:咋好几天没给家里电话了,这是又蹦跶到哪去了。
我:前几天不在家,这两天刚回来,明天去看汪峰演唱会。汪峰你知道吧,我以前给你听过他不少歌儿,时间太久可能你没印象了。
老妈:汪峰,哦,知道他,在电视上看过。
我:电视上无非也就是来来回回地唱那首《飞得更高》,都快吐了。
老妈:那你还看。
我:听别的歌儿。
老妈:多少钱的票。
我:不知道,参与新浪的活动赠票。
老妈:卖掉。
我:(= =|||||||彻底黑线)不卖,我要看,也许还有崔健会去也说不定。
老妈:崔健?就那个老戴帽子的那个?
我:嗯。
老妈:还带个五角星那个?
我:对对对。
老妈:嗯,对上号儿了,说话也支吾那个,看他那洋相。
我:……………………

清明节那天,在麻雀瓦舍的义演上,我和几个豆瓣er窝在面对舞台右侧楼梯边的沙发角落里,静静地听歌,小娟的嗓子还是那么出色,而将16首与雨有关的经典串在一起的那首不知名歌曲,完全地把大家的情绪拽了起来。小娟返场时唱了首《花房姑娘》,我皱眉,好听是好听,就是味道不够——这歌儿完全不适合女的来唱。忽然想起哪个超女也唱过花房姑娘来的,好像是许飞,万一不是许飞,在超女舞台上以形象感觉嗓音条件和爱好能唱这个歌儿的,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谭维维了。让身边的晨晨同学用手机上网查,果然是许飞。而身边的小周说,姑娘家唱什么花房姑娘啊,不如唱个鬼丈夫。我几乎栽倒。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大爱的《天空之城》,我听来听去也实在是没什么感觉,我喜欢小娟唱的很多歌儿,除了《天空之城》。06年3月我来到北京,多次想看小娟的现场,却总是错过,最后终于在5月2日的无名高地看到了,到现在我还记得被她那把好嗓子震到的不知所措感。我完全不喜欢《红雪莲》那首歌,但我喜欢听小娟唱《红雪莲》,她的嗓音能弥补很多东西。

张玮玮郭龙与三个橘子乐队上场时我身边的好几个朋友都以为张玮玮才是主角,会在这次的舞台上唱他自己的歌儿,比如米店,或者其他,结果发现不是,很失望是必然的,再加之台上一个劲儿在唱什么你是什么什么什么的二流杀手三流演员之类很话剧感的词儿,而且从音乐的各方面功底什么的都没见她们有什么出色,实在是让人烦躁得要命。
三个橘子的演出和整个义演完全不是一个气场,演员们带着很强烈的不真诚感,表演也很学院派,那些歌词和做派,放在话剧舞台上,放在戏剧里,或许是出色的,放在这样的舞台上,只能让我一遍又一遍地想到两个字,做作。而孟京辉上来朗诵时,我已经达到了忍耐的极限。丫居然还在舞台上竖中指,虽然这个动作的所向并不是我们台下的每一个人,但在这样一个祈雨义演之中,我认为是万万不合适的,强忍了很久之后,我大喊了一声“下去”,也是因为考虑这是义演的场所,后来也实在不好再喊,于是作罢。
  
本来大家都是来尽自己一份心的,可三个橘子中演员们的一些状态让我很阴谋地觉得她们是借着这次义演观众人多阵容强大而亮相,出位,作秀,加上孟京辉的朗诵,义演加名导帮衬,一切水到渠成,比演员们搞了个乐队因为尚不知名需要四处求媒体的过程强多了。
  
话很难听,我也不认为自己喜欢阴谋论,但当时那场景,那些亲友团和粉丝,那些不着边际斧凿痕迹强烈的大叫大喊的“XX我爱你”,使我不得不怨怒地恶毒一些。
  
而且我分明在新浪微博搜周云蓬这个关键词时看到有在场的亲友团的人说谁谁谁,谁谁谁(那几个演员名)在这场演出结束一下台后就找她们几个姐妹朋友一起吃东西喝酒好开心什么什么的,这让人很不舒服,有种演完完成任务一切都不再关她们鸟事的感觉,不管你是为了能做出好音乐唱好歌儿向这些人取取经,还是为了应该真诚地对待义演,起码要用心去看看别人的演出吧,没要求你必须看完,但一演完就歇掉跑人,我只能说真是一点儿尊重也不懂。
  
我同意豆瓣ID鳗鱼的说法:如果说是为了给这些学戏剧的孩子们一些新的体验,不如让他们夜里两点多压轴吧,如果那些恬不知耻的挤到舞台下面,叼着烟,嘻嘻哈哈的2逼亲友团还能坚持守着他们到这个时候给他们鼓劲儿,我或许会多一份敬意。

张玮玮在小河淌水义演同城活动的论坛里反复道歉,但这责任分明不在他,朋友之间,好意联系个义演,结果局面被弄坏了,在情面上的确是够他作难的。可如果真的把话说到位,我觉得三个橘子的成员们应该想想,自己的演出牵连了张玮玮在豆瓣上左一次右一次地道歉,到底是不是应该自负其责,可她们却连个屁都不放,这叫什么事儿。

老周的演出质量还是那么好,但相形之下,我更乐意看他的专场,做专场可供他发挥的时间空间都多,可以让人尽兴,听周云蓬唱歌,总是要至少五十分钟以上,才能过瘾。半小时左右的演出,时间短得让人有些失落,这就好比你面对一桌盛宴,刚吃了个半饱,人家撤席了,总会觉得心有不甘。

整场演出,我只不错神儿地完整看了小娟,老周,小河和山人这四个,旅行者和其他也很不错,可我却略有些打不起精神。小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羞耻地躺在沙发上,把腿伸放在我和晨晨腿上,幸亏那天人实在太多,扎在人堆里谁也都难找见谁,我草草地和几个人打过招呼,大家也就四散各看各的去了,不然被人看到如此,也实在不成体统。在三个橘子演出激得我直想暴走时,小周BLABLA地和我聊起了关于户外和天涯的一些八卦,间或说几句他写的那本《伏兵》,可我讨厌别人催我读书的进度。

小河《唱不会说话的爱情》时,我很激动地想在豆瓣上直播一句,可惜手机在之前爬网爬到没电。

我是呆到凌晨2点,看完最后的山人乐队才走的。山人在全场的强烈要求下返场足足返了四次,最后认输地说,你们这哪里是来祈雨的,分明是要榨干我们身上的水。

由于我和小周蜜桃三人是6点吃饭,6点半进场,等到演出结束时,我和蜜桃已经饿到崩溃,于是跑到永和豆浆去吃东西。恰恰遇见山人演出结束后也过来吃东西。我在吃完那实在不能让我足饱的米线,撤离。

离开之时正路过山人的桌边,我突然想到一些事儿,想到06年我看演出时的种种情形。

那时候,在无名高地,乐手演完后,总是直接从那低得可怜的台上走下来,和一些熟人聊天,或者安静地站一会,再或者收拾琴包,准备走人。我便认真而又贪婪地看着,因为他们在当时的我眼里,就是明星。我认真地看着他们离开,打车,认真地看着他们走出酒吧,去附近吃东西。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在附近的通宵小馆子里相逢,然后一起在早上5点去等首班公交车。我还记得那时候有好多乐手都住东北旺,在安慧桥北那一站正好有趟直达车。我和一些一起赶去看演出的朋友们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也不说话,还尽量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好让自己显得不太追星不太幼稚也不太2,实则却在偷瞟,然后一边装作不经意地看一边心想:他唱得歌儿真动人啊,弹得吉他真好听啊。

06年夏天某日,看完渡鸦乐队10周年专场,我们去无名高地旁边的羊羯子吃饭——就那么一年疯看演出的时光而已,却让我分外想念无名高地。那时候我生活不是很稳定,经常搬家,但即使在焦头烂额地找房子时,我都会尽量在去无名高地有直达车的线路上找。后来,07年5月,无名高地消失,而那家羊羯子,比无名高地倒得还要早,这一切都让我感叹。
说回到渡鸦10周年之后的羊羯子,吃完饭,我们几个人在路边偶遇张楚和何勇,我整个人几乎激动到抖,为了假装自己不在意,我们就走在张楚和何勇的前面,而不是尾随,却时不时地回头看,那时我的感觉是完全失措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不知道无意地在他们周围十几米的位置晃有什么意义,什么都不知道。

很多年后,我以为除了面对张楚,我再不会再这样激动这样2,可是08年春天,当我有机会和周云蓬以非台上台下的形式去相处时,我再次激动得有些失措。我记得江湖专场演出结束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正当我茫然的时候,老周从打外面回来了。我在江湖的小露天院子里兜了十几个圈,老周从我身边走过两次,我就是不敢打招呼。后来我鼓足千万缕勇气坐在了老周的对面,刚和他说完第一句话,就见他正要打电话,我就一副端坐不打扰的样子在等。老周握着手机很久没说话,然后我身边的人提醒我“你的手机在响”,我才反应过来老周是在回电给我,而我居然失措到那么久就只看着老周而完全听不到自己的手机铃,可想而知我会有多尴尬,而且我那次还愣把一直在老周身边的老周妹妹当成了老周的女友,紧张忐忑到一定程度,从而囧得一塌糊涂。

现在想想这些,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那么胆小,那么。。。

前些日子有次约了和苏阳一起吃火锅,因为事先和罐子、蜜桃早就约过那天一起去江湖看耳光乐队的跨年演出,所以和苏阳打过招呼说要带俩拖油瓶,经得同意之后,就一起去了。结果在饭桌上罐子说,苏阳我能给你照张相吗,苏阳说你还让不让我好好吃饭了,然后大家都笑,也就作罢了。当时我乐得牙快掉了,却想起4年前的自己。

我渐渐地变得淡定,除了面对张楚,在08年摩登天空音乐节上尾随他时,我想到了那个遇见他的夏天。

上个月看南无乐队的江湖专场时我很HIGH,主唱刘相松从江湖酒吧那个比无名高地还要低的舞台上走下来和朋友聊天时,我认真地看了他几眼。这个情形让我想到了4年前在无名高地的日子;而5号在永和豆浆与山人的相遇,让我想起那些演出结束后在羊羯子和不同的乐队在一起吃饭却互不相识的日子。

每当我又温暖又自责地想到这些,想到自己当初那被崇拜感挤爆的小心脏里的兴奋念头,我都找不好回忆的角度,后来每每这样,我就想起,某几个豆瓣ID去两个好朋友看演出时在附近吃饭,恰好碰到重塑也到那家吃饭,结果他们就把华东和刘敏点菜的菜单记下来然后一阵兴奋的可爱故事。

我觉得我在刚来北京看各种现场的24岁时也终于没可爱到这地步,我挺满足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