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419的杯具  

2010-04-21 01:53:26|  分类: 北京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9号有一小饭局,为的是给多日闭门不出到压抑的矍铄姑娘解心结,本来约的是当天中午再打电话定地点,结果中午打电话过去蜜桃姑娘那边还没起床,于是就不急,上网逛逛。等我玩够了,开路到银行,取出的小票上写着等候人数355,光单子就填了4个,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地址,身份证号手机号家庭地址,最后都过了下班时间好久,锁门了,我和一大堆人还在排着号码等,工作人员也不耐烦了,呼来喝去的,弄得我一肚子火。蜜桃和矍铄俩人到晚上6点半才出门。我从银行回家休息了半小时,然后去北苑和她们会合,坐924到天地美墅。

孙庄,饭同学家所在地,这个我的前合租室友,非著名摇滚老炮,终于在上月底回京后正式开始过上了乐手的生活。饭同学前头带路,我们三个女的随后跟上,各种小平房里充斥着各种排练声儿,吉他贝司鼓此起彼伏,饭同学边走边犯贱:姑娘们,这里有各种风格的,听着哪个顺耳,直接把门推开进去就行。

饭同学:李征服,说,你喝什么酒
我:算了算了,不喝了,没人陪
饭同学:什么,没关系,今天我陪你喝
我:就你那酒量……
饭同学:我喝点啤的
我:那我也喝啤的吧
饭同学:别,来白的吧

这就是杯具的伏笔。

陈海也在,大家一起,五人饭局,整个桌上赫然摆着好大的一锅鱼,非常大。最让我喷饭的事儿就是陈海去买菠菜,结果买回来的分明是空心菜,他还觉得自己买对了。这生活常识,被我们好一顿耻笑,我笑得意味深长,因为我终于不再为自己一直不会做饭而感到羞愧了。

矍铄姑娘像个执着的记者,一直在问饭同学和陈海是什么时间开始做乐队的,做这些是为了什么,迷幻剂是怎么回事,吃了会有什么感觉,把饭同学问得频频顾左右而言他,要么就答完了问我,是不是很官方?我说嗯对,建议你签约摩登天空。这个很久很久不出门很久不和人交流的矍铄同学实在和我印象中那个很暴力很尖锐会在愚公移山现场指着保安鼻子和人家对骂的矍铄完全不一样,和那个经常骂“你妈逼”把朋友骂火,结果三四个月前才突然很歉意地说“原来你妈逼的逼是生殖器的意思啊”的矍铄完全不一样,看她的交流语态,就能知道她已经很久很久没和人怎么说话了。

电脑里放着歌儿,苏阳《凤凰》的前奏一起,我啧了一声,在我们三个女的正表达着对这歌儿的出现满心欢喜时,饭同学跑到电脑旁,换上了陈海唱的歌儿让我们听,我觉得他是故意的,去年12月30号苏阳的星光专场我叫他去他不去,说不是很感兴趣,靠,我一直很记恨。

我和陈海喝白酒,饭同学喝啤酒,蜜桃和矍铄喝可乐。陈海不是很健谈,喝了酒还好点儿,大家喝到开心处,饭同学拿起吉他递给陈海弹,我们关掉了电脑里的歌儿,陈海弹着吉他开唱,开始我还很平静,后来他唱了首很新疆的歌儿,我就哭了。

简而言之,我一开始是偶尔趁人不备抹眼泪,后来很顺畅地哭,再后来就是痛哭。情绪崩溃了,攥着坐在身边的蜜桃的手不放,后来又去攥矍铄的手。再后来拉着矍铄出去聊天,起身的时候把桌上的鱼锅带翻了,饭同学跑出来看我情况,我对他说,你给我滚。

饭同学:李春晚,你一喝多就让人滚这个习惯很不好。
蜜桃:你还计较这个呢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都让我滚多少回了。

镜头回放之前科:
在新华大街的中仓小区北门,我喝多了之后打电话叫出了夕夕,抱着她哭,小马和一德俩人陪我在旁边,我叫他俩滚,还推一德。
在现代音乐学院对面的二李,一堆人一起喝酒,我喝多了,哭,让刘2立马滚蛋,说再也不想见到他。耳光赵在旁边好无奈的样子。
在立水桥附近的大鸭梨,酒后撒疯非要拉着麦饼聊天,苏苏叫我回家我不回,还让她滚,还说你和我是什么关系,你懂什么啊之类。
在新华北街往北的桥上,耳光赵李韦和相羽送喝多的我回家,我发脾气不走,还说“都给我滚”,当时来接我回家的饭同学描述道。

我也很无奈,被骂滚的这些,有不少都是特好的朋友,有一个还是来北京之后最最交好的死党。当然,这些事,我都不记得——除了骂刘2那次(当时我非要继续喝酒,刘2不让,说聊天可以吧,只要你别喝酒,我不干,非要喝,急了。后来在一帮人的执意坚持下,我喝了好几杯鲜橙多,又一起聊天耗到凌晨,基本上我已经酒醒了好几分,没继续喝到失忆,当即给刘2道歉了,我说“对不起,今天又丢人了”, 我记得特清楚,他当时耳朵上夹了根儿烟,说“没事儿”,像个小流氓),其他都是事后各种当事人给我描述的,我只有在喝得完全不清醒和濒临酒后失忆的状态下,才如此犯浑。

问题是,我能不能不要总在和别人第一次见面时喝多啊,我靠,好歹咱熟悉熟悉再来这事儿成吗?我和蜜桃第一次见面那天,去年10月31号,是我从01年开始学会喝酒有史以来第二次喝酒喝到吐(之前是06年11月7号),说胡话,痛哭,这回是和矍铄第一次见面,是有史以来第四次喝酒喝到吐(酒醒起来之后吃完饭坐公交回家,在车上吐了,924的公交车售票员不算很倒霉,虽然在车上吐了,但是没吐在车上),第三次是今年1月4号。

饭同学说:你的杯具在于,你的好记性都用在了记住杯具这个事情上。其实也没那么夸张,我的好记性还用在了八卦上。

陈海同学也喝得有点高,和蜜桃说:应该给她(指醉倒的我)听听海声,昨天我听了这个海浪的声音之后,顿时觉得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完全平静了,那些什么什么事儿,什么什么什么事儿,什么什么事儿,什么什么事儿(具体举例一堆),我全忘了。囧,陈海,你还是继续听海声吧,显然忘得不够干净。

我还拉着蜜桃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值得信任?
蜜桃:什么啊,怎么这么说?
我很执意:分明就是!而且他也是这么想的!(说“他”这个字时手指向饭同学)
饭同学:你想太多了。
然后我抱着蜜桃再度痛哭。

杯具吧,我怎么这么丢人。

其实,这一切都不算什么,最大的杯具是,我醒来时,我发现——
我操!
我居然睡在地上!
睡在孙庄的土地上,真的,全是土!
  评论这张
 
阅读(22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