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如果此时你能拉我一把  

2010-04-22 08:0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你,并非特指。

20日中午11点,酒后醒来很冷,我感觉这辈子都没那么冷过,尽管06年年底,我在东小口住的时被冻吐了——楼下的住户不愿意交暖气费,所以连累楼上的我们几户也一直没供暖,11月底的某天,我坚持不下去,半夜冷得发抖,吐了,第二天,我搬了家。可20号我从地上醒来的那一刻,真的是冷透了,冷得我失去了判断意识,我用了2分钟的时间判断我在哪里,然后用5分钟的时间判断我旁边那张小床上躺的是谁,是男是女。别笑,我真的是过了好几分钟才看出那是矍铄姑娘。

当我感觉到冰冷的潮气从我身下钻进我的骨头里时,我就想起身,但起不来,没有力气,在那一刻我非常憎恨自己,对自己非常失望非常心寒,甚至有点儿厌恶。我花了十几分钟坐起来,然后又花了五六分钟站起来,我试了三次,才站起来,手扶着腿,一直在抖,一直在抖,抖了几分钟,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前一天通宵未睡,可能半夜我就能醒了,被冻醒,但我太困了,把两天的睡眠攒在了一起,再加上两种不一样的白酒一灌,我就睡死了,冷也不能使我醒来。就这样在地上睡了12个小时,起来时大脑意识都是不完整的。

我醒了之后十分钟,矍铄也醒了,她说她要去厕所,于是我站在门口,看她消失在小平房的拐角处,然后我就吐了,一边吐一边掉眼泪。每次吐我都觉得自己很委屈,所以哭,但我又说不清楚哪里委屈,所以也就尽量不去多想。

等蜜桃醒了,我们三个就一起离开,陈海和饭同学在排练房睡的,还没回来,我们也不管,关上门就撤了。一起吃了个饭,孙庄的小饭馆做的饭都不如狗食,只吃了两口,就被那又硬又黑又厚又糊的土豆片儿恶心到了,尽管很饿,我还是在没吃完的时候就决定回家。刚坐上公交,我就想吐,我从不晕车,但酒、饿和冻害了我,难受得直想死,特别想跳下车,可这不现实,我不能走回去,所以我就撑着,公交车路过两三个我特别熟悉的地方,我想起了一些人和事儿,特别好,特别值得惦念,我有点儿走神。蜜桃看了我几眼,问我,“你在笑什么”,我说没什么,我停了一下,指了一栋楼给她看,说,S家就在这里。她说哦。再然后,我还没来得及说其他什么,就吐了,把那些土豆片儿都吐出来了,吐在了纸巾上和塑料袋里。

到家给手机充上电,给某人发了条短信:今天的工作表交不成了,我昨儿宿醉睡地上冻到失力,抱歉。然后倒在床上,死的心都有。睡了一小会,起来写了篇豆瓣日记。然后又睡了一阵子,再又起来。最后我在21日凌晨4点42分睡去,晚上19点42分醒来。

做了一个很长很累的梦,梦到一个很在意的人。梦到他和我说,谁谁过生日那天,怎样怎样,我说哦原来你还记得这些,他说嗯我记得,我说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如此没营养的话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他坐的离我并不近,言语也没有丝毫暧昧和亲近,但在梦里的我仍然很满足,很开心。
然后又继续另一个梦,这回梦到的是一个从未打过任何交道的陌生人。他走过来和我说,我做你男朋友吧。我说好啊,就这样吧。然后我俩交换手机号,说回头电话联系。他刚一转身,我连忙喊住他,问,你多大了?他说,我90年的,我说,90年的?太小了,我看还是算了吧。他说,哦,这样啊,好吧,那就算了吧。

两个梦,耗掉了我15个小时。

如果是以前,第一个梦会让我很高兴,既然平时已不能再见,那么梦里见上一面,说几句话,也是好的。但如今它令我分外焦躁。我前所未有地想摆脱这个困境,想解脱出来,所以我盼望有人能拉我一把,让我跳出来,所以才有了第二个梦。从第二个梦里大约可以得知,对于这个肯拉我出来的人,我从主观上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条件,只要他能帮助我做到不在意和忘记,哪怕是一块挡箭牌也好,但客观上,一回到现实里,或者冲动的想法过去,我还是要划一些条条框框。

我不知道我在要求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究竟需要什么,朋友么,我有啊,不止一个,同性朋友异性朋友,都有不少,说得自大一点儿,我不缺人陪,虽然我时常百无聊赖。可这种不该的在意还是让我在去年夏天到现在出了无数的洋相,酗酒,宿醉,痛哭,失眠,发疯,胡言乱语。我对我自己特别特别失望,特别特别失望,我时常觉得我是一个傻逼,很大很大的那种傻逼。

比如,7个小时以前,我又开始想四处打电话,我打给喜儿,喜儿没接,我打给童童,童童没接,我不知道我具体想说什么,也许打通电话的第一句话是,你觉不觉得我是一个大傻逼?

其实我很极端,我想说一大堆话的时候,不见得是要说给朋友,比如喜儿说我们是朋友,我有时候觉得是的,有时候觉得是屁。我足够信任他,但当我犯极端的时候,我就觉得是屁。同时这又不妨碍我想打电话给他,哪怕是发一条短信,只是要和他说,我是一个傻逼。

刚刚看了新周刊那篇《放弃北上广的10个理由》,面对这种往往能舒缓或者重压北漂心灵的东西我并没有太多感慨,一来是看得太多,未免麻木,二来我认为就算文字写得再鞭辟入里,生活的滋味永远比文字精彩——前提是如果你够敏感的话。我觉得我很平静,那些道理和说法已经不能使我击节赞叹或者大悲大恸,可看到如下这一段时,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收不住了:

为什么一线城市那么多文艺青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卢卡斯曾简单回答过这个问题:“如果不是为了和其他人在一起,为什么要支付曼哈顿或者芝加哥闹市的高昂房租呢?”小众者在故乡或是异类,但一到一线城市,最好是北京,总能找到志趣相投者。

我是不是没救了。

如果你现在出现了,你能拉我一把,我一定会特别特别感激你。

出现吧,任何一个人都行。

  评论这张
 
阅读(56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