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当你面对乞讨,信任之墙已坍塌,是谁之过  

2010-05-14 12:53:55|  分类: 心里有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公交站的途中,一位老妇拦住我:闺女,我是来北京打工的,厂子倒了,老板不给钱,我现在很饿,你借我点儿钱买点儿吃的吧。
我:这个。
妇:求求你了,我饿得很,行个好帮个忙。
我:这附近没太多卖吃的的,我不能跟着你走太远找地儿给你买吃的,我赶着有事儿。
妇:你给我点儿零钱我自己去买就可以。
我:要不这样,你跟我走一段,我去坐公交,路边有店的话我买给你。
妇:不用那么麻烦你,我自己到那边买些就好(手指向北面)。
我:还是我给你买吧,你跟我走,前面再5分钟就到卖吃的的地方了(我继续往南走)。
妇:(拦住我)姑娘啊,我实在是饿得走不动了,不能往那边走了。
我:等会吃了东西你不就有力气了吗?
妇:可我要去燕郊,不是那个方向。
我:去燕郊很多车,时间也很够,你跟我去吃了东西,就有力气去燕郊了。
妇:我真是饿得走不了了。三五块钱就行,我不嫌少。
我:我要是不帮你买,你还是要继续饿着走路去找别人帮忙,不如跟我去买了吃的,不就不饿了吗?
妇:两三块钱也好的。
我:我给你现买,10块也行,给现金2块我也不乐意,我怕被骗,嫌好心帮忙倒赚了个窝囊,明白吗?
妇:不相信算了(转身就走)。

我KAO,真TM有骨气。这些破事儿,搞得我现在对这种求帮忙的一点儿信任感都没有,怎么都是嗷嗷喊饿却只想着要钱不要吃的?之前老钱和我说,有一年他在过街天桥上发现一个小孩儿,说自己读不起书云云,他就把钱包里的几百块钱全给那小孩儿了,结果过了半个月,又在另一个桥上发现了那小孩儿。当时他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后来,他就对捐钱特别小心。

我特理解这种感觉。前些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回家路上遇见一男一女,拦住我说他们是兄妹,来北京第一天把钱全丢了,没的吃没的住,要我给他们点儿钱吃饭,说太饿了,我挺犹豫的,但转了好几个念头之后,我觉得北京这么大,贼的数量也不少,万一是真的我还不帮,那就很是说不过去了。于是我二了吧唧地问了一句,你们要吃什么,人家说:我们哪里有资格选吃什么,有的吃能饱了肚子就满足了。我一听,嘿,话也到位,人也实在,那男的还说可以留给我他的手机号,可以给我看身份证和献血证,我心说这又干嘛啊,不至于帮人家一忙搞得自己跟公检法似的,所以我说不用了,给了一些钱之前,特意告诉他们,哪里的饭馆便宜,哪里贵,哪里可以凑合一夜,结果人家拿了钱之后,掉头就朝我说“别往车站路走,那边吃的很贵”的那个方向走,我当时那个窝囊,那个恨,一边骂自己是个二货,一边往家走,差点儿哭了。真不是钱多少的事儿,不是缺不起那14块钱,是真受不了自己的好意被那么糟蹋。

老钱后来和我说,解决办法还是有的,如果不忙,就到最近的地方买点儿饭给他们吃。一般而言,骗子就会想办法说服你给钱;而真正需要吃饭的人,也就吃到了饭。一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但又觉得带着完全陌生的两个人去吃饭真是莫名地别扭,所以他们要钱时我觉得也好,起码不会是大晚上快10点身后跟着俩陌生人去小馆子吃饭那么怪,正好不需要不知所措地和他们在饭馆里问“吃点什么啊”然后略略尴尬地大眼瞪小眼。

但得到教训之后,这次我还真就懒得和人计较给你买吃的费时不费时尴尬不尴尬,我就计较我付出的意愿值得不值得,我的善良是不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
胡子说她曾在火车站遇到个人和她说自己是老师,钱被人偷了,叫胡子给她点儿钱打个电话什么的,胡子立马就掏出手机说,你要往哪里打,我帮你拨,她跟胡子那纠缠半天就是不叫打电话就是要钱,胡子就非要打电话就不给钱,最后那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忽然想起,我在草莓音乐节上找那个陌生的石家庄姑娘借电话时,她也是痛快地拿出手机说,说号码,我给你拨,当电话通了,她再把手机递给我,我能理解她的谨慎,我认为,即使你在亟需帮助时遭遇了对方的打探和怀疑,只要人家主观上只是在提防自己受骗,你就没有权利不理解,而对方在心怀谨慎后仍然有意要出手帮你,你就更没有理由不感激。

令我心软想要掏腰包的乞讨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去年8月中旬,我和小马在一家河南烩面馆儿吃面,进来一男的,哭咧咧地说什么一家四口没钱活,那叫一鼻涕一把泪一把,十分动情。我一向是不屑于这样直接行乞的,最终也不免被他哭得有些难受,看了下包里就五十元的整票儿了,于是叫服务员结账,想着找出零钱给他几块——当时我自己钱包刚丢,身份证银行卡现金公交卡嘛都没有,手里的钱是找朋友借的。被我叫结账的服务员过来看了看那男的,问了一句,你是干什么来的,男人无言,服务员又问了一遍之后,那人突然转身撒腿就跑,十分仓皇,那逃的动作很像是一个被人逮住质问的贼。已经给过那人钱的在我们旁桌吃饭的一家人和坐在我对面的小马以及正准备给他几个零钱的我,都被他逃跑的动作和脸上悲痛表情顿时消失不见的对比状况弄傻眼了。

演技真好,只是没能彻底演下去。他哭的时候还用掉了一张小马放在桌边的餐巾纸。旁边那一家人里的父亲很是不满:这算什么事儿,我女儿才六岁,刚给了他一块钱,这对小孩儿是有影响的咧。而我则一遍遍感叹自己还是太蠢,居然差点儿被几滴猫尿骗了。

我对所有的乞讨和路边祈求帮忙者的厌恶由来已久,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只给在街头地铁地下铁道等处晃荡的卖艺者钱,而且还要看对方的卖艺水准,嗓音难听的、唱歌跑调的、自己写的歌不着吊的,绝对一分也不给,更不给乞讨者钱,原因是,高三的某天,在我蹲在一个乞讨的老奶奶身边陪她说话、抨击和感叹她儿子的不孝,并正想从实际上帮她一把时,她对我说:你别呆在这,你挡着我要钱了。

我想,当越来越多的欺骗压倒了付出的真诚,我们大约只能变得越来越心狠。
这到底怪谁。

  评论这张
 
阅读(650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