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只两首歌,也可以抵得过一座城市的冰冷  

2010-08-28 07:26:09|  分类: 北京北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身体不适,异常难受,正躺在床上生不如死地翻滚着,忽然看到手机屏上一闪一闪的,来电名是个很久没见的天涯人,平日里我们极少会电联,偶有在地铁里遇见的情况,哪怕当时彼此都惊讶得要跳起来,显出尤为怀念过去常聊的岁月的样子,可过后也极少联络。我疑惑地接了,喂了好几声,却没听到那边搭腔儿,心想这大概是他碰错了按键打进来的,刚要挂掉,却觉得哪里不对,再仔细一听,是张楚《姐姐》的前奏,恍然大悟:他在工体,摇滚怒放演唱会的现场。

就这样不声不响,他拨过电话来,让我听张楚的唱。

我认认真真听着张楚唱的每一个字,尽管这首歌儿我昨天刚在KTV里唱过,尽管那MV里他年轻的身影还那么清晰可见,尽管我在06年到09年期间数次看过张楚的现场,数次见到活生生的张楚且距他不到1米,尽管我前几天刚和别人说过,他身形干瘪得让我难过而且唱歌儿越发散漫以后我可以不听不看了,有很多东西都该适时地学会知足……可就在刚刚,他在数十公里之外的声音直直地钻进我的耳朵,我仍然无法拒绝。

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歌声传过来,我的眼泪就一滴一滴顺着眼角滑出来,掉进耳朵里。

我躺在床上握着手机听完了《姐姐》和《蚂蚁蚂蚁》,然后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对方:谢谢!

平日里我无数次地说过这两个字,求人帮忙,托人办事,外出问路,甚至到饭馆点菜,我都会和来给我上菜的服务员说,谢谢。

每次我说完这两个字,我都觉得我已经表达过我该表达的内容,我不再欠对方一份尊重,我也很快会为自己已传递完我想传递的信息而释然,至于对方领情不领情,觉得我是客套还是真意,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而这一次,除了谢谢之外,我还想说很多,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回信息说:咱们不说这个,乖。

然后我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一次次疲惫于这里大多数人为了自己能活得好不惜去咬别人的做法一次次地想离开这个城市时,却总有太多不舍,因为我总被温暖的细节打垮。

  评论这张
 
阅读(603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