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鹅腿与乌鸦嘴

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无常而已。

 
 
 

日志

 
 

懵懂少年虽已老,醉人歌声却正酣  

2010-09-10 13:29:44|  分类: 暗里着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的花儿,开在粪土之上,像草一样,像草一样,这的新鲜的空气,新鲜的土地,还有一些新鲜的花儿,开着。”                    

                                                                                                                                                         ——苏阳 

苏阳太不大众了,我不知怎样介绍他才算合适,惯常的文本总是编年体式的,让人机械而并无触感。与其开篇便讲“苏阳是宁夏最早的著名吉他手,十多年来一直努力的做着真实属于自己的音乐”云云,大约不如用苏阳介绍自己的那句话来得平实亲切,他总是这样介绍自己——来自宁夏,有老婆孩子。

10月2日-10月4日晚,左小祖咒、苏阳、林晓培在上海有个金桥音乐力量演出,每人占一个晚上,免费,左小祖咒当下被追捧得紧,却着实不是我喜欢得上的,尽管韩寒那厮在博客上也一力帮他宣传,至于林晓培,除了很久之前的那张《SHE KNOWS》专辑,我也再不记得别的。

我只愿意说苏阳。

知道苏阳,是在06年10月21日中关村第三极北京创意市集活动演出上,那天下着小雨,简易的露天舞台随便搭着。音乐响起,苏阳一张口,我不禁有些被吸引,当他唱到“月亮嘛出来呀想厨娘呀,厨娘啊不爱呀吊儿郎,人人都唱着个哀怨的曲呀,我独悲伤呀为口粮”,身边的路人都停了下来,远远近近地站着,有学生模样的,有民工模样的,还有文艺青年打扮的……人们的目光里有好奇,有新鲜,有茫然,有兴奋,那个情景深深地被记录在我的脑海里,至今挥之不去。

苏阳那种完全从西北的土地里长出来的高亢而不尖利、朴实而不流俗的音乐,是那天下午我最大的几乎也是唯一的惊喜,在那之后,我知道,有一个男人叫苏阳,有一个乐队叫苏阳乐队,挺不错的。 

 

懵懂少年虽已老,醉人歌声却正酣 - 我来我征服 - 在人间的二流把戏

 苏阳好酒。2000年的时候苏阳在北京呆过半年,每天没事对着月亮弹吉他,有一天正赶上喝醉回家,见院里的鸡娃娃都让耗子咬死了,他大怒,烧开水灌耗子洞。说起来似乎有些浪漫色彩,其实过得大约并不舒服,后来就回去了。走的时候带回去几支中华芦荟,后来两指的芦荟长成了十几大盆。偶尔酒后头上起个大包,他就叫妻子把芦荟给他贴在头上,盖上纱布,上街骚毛地很。

他酒后唱的那些歌儿,听起来愁肠百结,却又不让人心生悲观,只觉得饮酒而歌,畅快淋漓。厚重的西北调子和情感,让人心里沉甸甸暖融融的。 

苏阳爱唱。西北花儿在他唱来尤为受听,直直地扎进人心里。他被传唱最广的歌儿是《贤良》,每次现场演出,唱到这一首,都会有很多歌迷涌上台,和他一起唱“你是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是大地上的拉拉缨呦,我要给你那新鲜的花儿,你让我闻到了刺骨的香味儿”,姑娘小伙子们显得振奋不已。

他写词也逗,带着傻嘎嘎的朴实,苏阳有首歌儿叫《冤家》,其中有段白:找个家,守住她(他),春暖花开生个娃,全家人,围着他,宝贝宝贝叫呱呱,这个说,上清华,那个说,上北大,嘿嘿哎嘿呀呼嘿,疼着长大。苏阳在北大百年纪念大讲堂演出时,这白一出来,台下笑得东倒西歪,却又若有所思。

苏阳顾家。后来他因为签约了唱片要录音演出等一系列事情时常往返于北京和银川之间,和大多离家在外漂在北京的音乐人不同,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苏阳总是尽量多回家,他这种看似无计划两头跑的生活让人摸不着头脑,北京的觉得他老在银川,银川的觉得他老在北京。去年春天,苏阳当时的唱片公司在筹划摇滚话剧《那一夜,我们搞音乐》,想让他参加这场演出,并承诺票房好的话可以做成巡回,恳谈多次,苏阳只是说,儿子要中考了,我不能不在他身边,这是我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后来话剧全国巡演时,苏阳正在家陪儿子。 

苏阳总觉得北京是没有根的城市,使他感到有点儿拘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而银川那边一些小城镇的生活也已经不是人们臆想的那样平静缓慢,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的忙碌,民工依然充斥在工地,快速地建设然后去另一个地方继续,然后,他们要回到已经没有了土地的家园。包工,夜生活,酒场,人们越来越熟练地吃肯德基,半吊子西餐厅里到处都是谈生意的人,操着方言穿着西装在咖啡馆里签合同……而苏阳偶尔去下秦腔戏社,很多时候听或者整理些西北民歌的录音,要是上网就找些民间音乐的研究文章,看到那些文章里的套话就皱皱眉,写下每篇短小扎实的博客,记录下家长里短,却不显得琐碎,又或者挎着个相机上街去记录生活影像,相形之下反而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溜达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我喜欢四处宣扬说苏阳为人多么谦和有礼,眼角透露着多少温和,多么有西北人与生俱来的朴实与本分,我想尽一切办法去表述,但还是很乏力。音乐人我接触过不多,却也不能说少。只是,苏阳,这个在台上偶尔来一下中式pogo、穿皮鞋嫌硌只穿布鞋和球鞋的摇滚音乐人,却让我时刻地感觉到了那光环的背后挺立着的,确实是其独立、干净、本分的人格魅力。

有那么一次,在采访结束后,苏阳和我说:对不起,我都不太知道我都说了些啥,如果我说的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帮我去一去。我笑了,想,这人,怪朴实的。 

不管怎样,我还是最爱他唱“贺兰山下一马平川花落花又开,风儿吹过吹黄了树叶吹老了好少年”……

 

上海金桥音乐力量演出时间:

10月2日  19:30 林晓培

10月3日  19:30 苏阳

10月4日  19:30 左小祖咒

地点:上海金桥国际商业广场的花园广场 

私以为只看中间这场即可,当然,如果你觉得反正是免费演出,多看多得,也没所谓。如果你想得到内场票,看人看近,听歌听劲,不怕耳鸣,可以来此抢票http://www.jinqiaojinqiao.com/musicpower/

  评论这张
 
阅读(66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